我的同事鲁迅三两事

命题作文的考场即兴审题例谈

赛治:胜似亲人300字作文大全 胜似亲人作文400字

2019年11月13日 06:09

司机发动了油门,车子慢慢的走起来,车内也恢复了平静,可我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,后悔刚刚没有帮助那么老奶奶。看着车里人的嘴脸,心想:“就算是老奶奶真的没有付过钱,难道就为了这五元钱的事情就把一个年纪大的丢在路边吗?可知,这人间冷暖,脑海里默默的猜想着,老奶奶应该一个人拖着承重的行李,在这阴冷的天气里慢慢行走……

“紫霞,放学后留下来出板报,你文字我插图!”小西白白的脸在小羽面前晃。 
  小雨讨厌小西。讨厌小西命令似的口吻。初一(3)班,小西是中心人物,收发作业、擦黑板、出板报……样样少不了他。半月一期的黑板报,他想和谁合作就叫谁。小西身兼数职:班长、数学课代表、劳动委员。 
  “能者多劳嘛……”同桌紫霞有一次‘心疼’的为小西叫屈时,小羽不以为然,扔下半句话解气—-没来由的,小雨排斥小西。 
  班里,小羽成绩不尴不尬徘徊在十一、二名;
个子小小,永远坐不了第二排;
性格内向,上课老师一提问就脸红;
下课趴在桌子上睡大觉,偶尔和紫霞说几句悄悄话……总之,平淡、沉闷、不出挑,是个放在人群里可以轻而易举就被淹没的人。不像小西,走哪哪就是一段华彩乐章。灿烂、活跃、自信。还爱扎在人堆里打成一片——尤其是和成绩好、又漂亮的女生。 
  紫霞就成绩好又漂亮。 
  小西白白的、阳光一样的笑脸总在紫霞身边晃。 
  “紫霞,帮我把作业本发了。” 
  “紫霞,放学有空吗?和我一道出黑板报。” 
  “紫霞”、“紫霞”……小羽听不得小西在她面前一遍遍的叫紫霞。紫霞那里觉察,欢快的应着,小鸟一样飞在小西左右。 
  小羽和紫霞同住父亲单位。小羽和紫霞的父亲在一个单位上班,单位离学校不远。两个父亲一合计,就让女儿住进了“丽人公寓”——搬来的第一天,紫霞兴奋地大呼小叫:“哇塞,这么漂亮的房子,就我们俩住,丽人公寓的待遇嘛!” 
  紫霞和小羽,一个灿烂,一个隐约。一个浑身冒着松木刨花味,热情、芬芳;
一个似开小朵紫花的薰衣草,娇羞、敏感—-连清香都是若有若无的。性格反差如此强烈,去顺理成章成了好朋友。两个人同进同出,形影不离。下午一人有事,另一人就理所当然得等。 
  通常是小羽等紫霞。紫霞被小西叫去写板报的时候,小羽就伏在走廊栏杆上发呆。校园空旷。老榆树寂寥。夕阳一副醉态。谁家窗口传来陈升的歌—— 
   住在窗台上的薄荷草 
   它在醒来的时候迎着光 
   如果会说话 
   我想它会说 
   啊,这样的天气 
   只能思念人…… 
   
  小羽眼神迷离。炊烟和着雾气袅袅上升。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草木灰味。小雨喜欢夏日黄昏初始的黑暗。它使四周精致模糊着,剩下一些简单的勾勒。夕阳将落未落,夕阳被抹的东一团,西一缕。晚风如清凉的水,一波波涌来。白天的紧张、烦躁渐次远去,心温柔湿润起来。 
  小西就在这时走近了小羽。刚洗过的手,修长白净。小西甩甩手说:“小羽好有诗意哦,在看夕阳呢。”小羽被小西拉回现实,不置可否的牵了牵嘴。“有不开心的事?”小西帅帅的靠在栏杆上,温柔的问小羽,“看你忧伤的样子。”小羽心柔软的‘咯噔’一下,表情却是恼怒的——“有什么不开心?看夕阳就不开心?”接过小羽的冷意,小西嘿嘿一笑,吹起悠长口哨,消失在走廊尽头。 
  走廊尽头,传来陈升的歌…… 
  紫霞磨磨蹭蹭,提着小瓶洗手液从卫生间出来,左顾右看:“小西走啦?”小羽点点头。“这家伙溜得可真快!”紫霞气鼓鼓的,声势很大的整理散落一桌的书本、角尺、粉笔。“都饿昏了,走,小羽,吃麦当劳,我请客!”赛治我是一阵无忧无虑的山风 
  六年级四班 任悦明 
  我是那绵亘蜿蜒的山中一份子,我是大自然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,我是活泼俏丽、不拘一格的风中一份子。猜到我是谁了吗?没错!我就是那无忧无虑的山风。 
  我没有固定的家,飘到哪里就在哪里休息,第二天再开始我的旅程。每一天我都很快乐,因为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我的朋友。 
  清晨,我越过清澈见底的小河,河中的鱼儿很快活地游着,看见我,他们跃出水面,和我打招呼;
我又拂过草地,在那细密的草茎组成的茂盛的森林中,发现了那些可爱的黑甲虫的村落,甲虫们见了我,热切的向我问好,并邀请我参观他们的新房。这一晃,便到了中午,我告别黑甲虫们,又继续我的旅途。正午的阳光烘烤得我快熟透了。耐不住烈炎的我来到了湖边树上的鸟儿热情地接待了我,我们有说有笑地度过了这个中午。天越来越暗,云阿姨将我召了回去,她说:“山风姑娘啊!快要下雨了,你赶在雨来之前去提醒所有的动物、植物们,让大家做好防雨的准备吧!”我听了,急忙跑去通知大家。我是风,跑得越快,整个山间就会越凉,此时的我就成了凉飕飕的冷风了,呼—呼—整个山间都是我奔跑的声音。我挨个通知了鱼儿、甲虫们、鸟儿、柳婆婆、石头大哥……我将所有的朋友们都通知到了。滴嗒、滴嗒,开始下雨了。我忽然想到—糟了,蜘蛛姐姐还不知道呢!我急匆匆地赶到她那儿,把下雨的事告诉她。蜘蛛姐姐说:“很感谢你告诉我,可是我要重新织网,怎么办呢?”我想了想,火速赶往池塘,取了一片荷叶,把它吹干,挡在蜘蛛姐姐网的上方。蜘蛛姐姐连忙道谢,我说:“不用谢,别忘了我可是快乐的小山风呀!噢,对了,你为什么要重新织网呢?难道这张网不好看吗?”蜘蛛姐姐答道:“每天晚上我都要重新织网,这样才能保证网的粘性,更能保证百分之百捉住那帮骚扰我们昆虫部落的坏家伙!”我听了蜘蛛姐姐的话,感叹道:“蜘蛛姐姐太酷了,不愧为昆虫部落的头号警花加片儿警。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那场雨就在我们的欢笑声中结束了。 
  晚上,山中十分幽静,只有我走动的声音。我轻轻走过草地,绕过小河,来到了柳婆婆的身旁。我穿梭在柳婆婆的枝条中,舞动的枝条何皎洁的月光都照映在池塘中,树叶上的水珠叮咚—叮咚—有节奏地滴入池塘,打碎了池中的明镜,泛起的涟漪向周围淌去,池中的景在涟漪的陪衬下,隐隐约约地浮现在水面。这美丽的景,虽为静态,但不乏生气,仿佛是山雨的余韵。 
  渐渐地,我的眼睛合了起来,安详地倚在柳婆婆的脚边,准备迎接美好的明天。在梦中,我还喃喃自语:“别忘了,我可是无忧无虑的小山风啊……

“黑白”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,黑配白,两个境界,两个极端…… 
 黑被看作邪恶,魔幻里最恐怖的布景是黑,令人害怕的夜空是黑,尽管它有月亮的衬托,却永远除不去它带来的惧怕。黑甚至被认为是撒旦的变体,会带来灾难。 
 白则是另一个境界,就像黑夜之后是白昼。白是纯洁的,灵动的。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是美好的化身,会带来福音,洁白的天空给人以安详,白不会被任何杂质所玷污。白被视为圣洁,不可侵犯。白或许不会被黑的存在所影响,但,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,不是吗? 
 当魅惑的黑配上圣洁的白又会怎样呢?这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,这是另一种定义,只是,黑配白,会有结局吗?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序 
 又是一个笼罩着暗光的世界,黄昏已至。 
 一个美丽的天使悄悄来到人间,她扑闪着那对洁白如雪的羽翼,踮着脚尖,轻轻飞到一个许愿池边,坐下。那双澄澈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许愿池,长长的睫毛像羽扇一般扇动着,轻轻闭上,嘴巴微微张开。双手合一…… 
 “听上帝叔叔说,在人间有个许愿池,如果真心许愿,愿望就会实现,那,雪茜希望,馨灵的翅膀能快点好,行吗?如果可以,把我的翅膀跟她的换,我愿意。行吗?”几滴眼泪轻轻落下…… 
 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穿着黑衣的所罗门部下飞来,在一旁笑着看正在流泪的那个天使。 
 天使吓了一跳,张开眼睛,望向他。 
 他愣住了,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美丽、纯洁,好像不被尘世所玷污。在无数次的梦中,他也曾期望有那样的眼睛,但地狱的黑暗不会容许他有,他早就不配有这样的眼睛了吧。他苦笑了一声:“你好,我叫寒凌。”自己似乎连名字也那么冷呢。 
 “我叫雪茜,你好。”天使眨着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。 
 “这里很危险,会跌到水里的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他望着她的眼睛说。 
 “可我希望馨灵的翅膀快点愈合,她的翅膀折了……” 
 “我想如果许愿池能听见,馨灵的翅膀一定能愈合,你放心吧。” 
 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,要是让别人发现,我就完了,再见,寒凌。” 
 天使扑扇着翅膀,向天空飞去,那抹圣洁的白辉映着这只有几丝暗光的世界。 
 “再见了,雪茜……”他望着那在黄昏下远去的背影,轻轻说道,嘴角微微上扬…… 
 从此,在一个许愿池边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驻足…… 
 寒凌似乎迷上了那双澄澈的双眸…… 
 几星期后,馨灵的翅膀好了,雪茜决定再来看看那个穿着黑衣的人。 
 又是一个黄昏…… 
 一个美丽的天使飞落在许愿池边,寒凌等到了。 
 “寒凌,馨灵的翅膀好了呢,呵呵,许愿池真的管用……” 
 寒凌凝望着雪茜的眼睛,笑了笑,自己好像陷进了那美丽的眼睛里…… 
 黄昏下,两个背影相望着,一个是白,一个却是黑…… 
 “寒凌,我要走了,再见了。” 
 去的还是那么匆忙,寒凌点了点头,轻轻说:“再见。”以后,他或许还会等…… 
 后来,雪茜也总会来到那个许愿池边,和寒凌说上几句话。然后告别……这,似乎成了一个习惯……永远不会改变的习惯…… 
  
 直到一天,雪茜被上帝叔叔叫了去,雪茜飞到上帝前,问:“上帝叔叔,找我来有事吗?” 
 上帝严肃地说:“雪茜,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到一个许愿池边?” 
 雪茜惊了,难道被人发现了?“是。” 
 “雪茜啊,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去人间是要受罚的?你去了也就算了,怎么可以去见那个叫寒凌的人呢?他是所罗门的部下啊,要知道,我们和所罗门一项是对立的,你怎么能……” 
 “雪茜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上帝叔叔。” 
 “雪茜,你认为说对不起就行了吗?我决定了,你以后永远也不能到人间去,知道吗?” 
 “可……”雪茜苦苦哀求,她不能,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习惯。 
 “没有不行,你必须服从,雪茜,我这是为你好,一旦你们两个……无论怎样,你都要听我的话。”上帝的声音不容置疑,雪茜惊了,难道真有这么严重吗?上帝叔叔不是会容易生气的人,今天怎么……但,那个习惯,就真的要这样结束了么? 
 雪茜望着上帝挥袖而去的背影,绝望了…… 
 寒凌,我们要分别了,对不起…… 
 为什么?心在痛…… 
  
 寒凌依旧每天在等,等待那双明亮的眼睛,但他终究没等到,似乎就这样结束了……但他还会等下去,这不知何时已成了一个习惯。 
  
 雪茜在天上,却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快乐了,自己好像永远不会忘记寒凌,永远不会忘记那抹黑,几时恋起了黑色? 
 馨灵看着雪茜,她不再是那个每天吵着叫他去玩的雪茜了,雪茜这是怎么了? 
 一天,馨灵轻轻飞到雪茜身边,问:“茜儿,你怎么了?” 
 “馨灵,我,我想去人间,行吗?我求你了……” 
 “可是,雪茜,你不能去啊。” 
 “馨灵,算了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雪茜又开始望着远处,寒凌会哪呢? 
 “雪茜,你别伤心,如果这样你会高兴,我答应你,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的。”馨灵看着雪茜。 
 “真的吗?可,馨灵,这样会连累你的。” 
 “雪茜,没关系,我会没事的。”馨灵安慰道,顶多就是我代替你受罚罢了,馨灵在心中说道,她和雪茜从小就是好朋友,雪茜也帮了她不少忙呢,现在牺牲一下又怎样。 
 馨灵让雪茜悄悄潜到人间,自己则化装成雪茜…… 
 寒凌还在那等,雪茜来到他身旁:“寒凌,我来了。” 
 寒凌猛然回头,不禁莞尔,他还是等到了:“恩,雪茜你还是来了。呵呵。” 
 又是黄昏,光芒却因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更加闪亮了。 
 “雪茜,你在干什么?我不是说过你不能下来吗?”上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 
 雪茜一惊,嗫嚅道:“我,我,上帝叔叔,这,这和馨,馨灵没有关系,你别怪她……” 
 “哼,对这件事,馨灵也有责任,所以她也逃脱不了干系,现在,我看你和寒凌是不听劝了,这样下去,对你不好,我命令你把他杀了。” 
 “为什么?!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不能杀了他。”天使可以杀人吗?不能…… 
 “你怎么可以违抗我,再说一遍,你把他杀了,如果你杀不了,我代替你……” 
 雪茜还没反应过来,一抹黑已倒在她脚边……她愣住了,心好像碎了……永远无法拼回…… 
 寒凌死了,死前,他忆起了那片圣洁的白色,那么美,自己似乎喜欢上了白色……只是,永远也见不到了……就是所罗门的部下也还是会死啊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愿不再是地狱的魔,而是一个拥有一双澄澈眼睛的凡人,至少,不会有这样的结局……雪茜,别了……朦胧中,他感到几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心痛了起来,雪茜,别哭…… 
 雪茜看着寒凌就这样死了,黄昏的朝霞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痛,自己这是怎么了?如果可以,她希望随他去了…… 
 黄昏,永远不会有结局……泪,为什么还在流…… 
 黑和白,也永远不会有结局吗……赛治

老师告诉我们是中午去的,可是才上了一节课,我就等不住了,只想快点去。

赛治:夏天的傍晚作文600字:作文800字

魔塔第三层——水的考验(上) 
  “我对我的前程充满了怨恨。”罗萨傲慢的低下头,很伤人心的说。 
  洛显听到,摇了摇头,皱起了眉头,轻轻的打了罗萨一下,表示让他安静,现在凌可儿正在伤心呢,你在这里说这些话算个什么东西? 
  拉爱女王也不能保持乐观了,因为,他们公认的领袖凌可儿因为某些自己造成的因素倒下了,那现在……众人的决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,她不得不自我谴责。 
  罗凯和米雪无奈的交换了下眼神,米雪怀抱着沉睡着的小果露,睡得那么甜蜜,米雪的眼角渗出了两滴苦涩的泪水,她好久都没有这样休息了。她想妈妈,想姐姐了。罗凯在一旁默默的表示同情,却帮不上什么忙。 
  他们这是在走在哪里?这是通往第三层的阶梯。 
  还是罗凯打破了沉默:“那么,显儿,你知道我们的弟弟怎么样了吗?” 
  洛显微微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朗科——不,罗科吧。还在违心为首领等凶神恶煞干活呢。” 
  “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吗?” 
  “真实身份……?” 
  “就是知道他两个哥哥么?” 
  “得啦,就直接说你就行啦。” 
  “好显儿妹妹,告诉我吧。” 
  “我不是你妹!” 
  “……” 
  “好吧,听好了。” 
  “快说,快说,快说吧,快!” 
  “用不着你来命令我。如果你真心求我,就要好言好语!” 
  “我……怎么摊上个你这么个介绍人。” 
  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谁什么样个人。” 
  “该死,我要疯啦!” 
  “呼……玩够啦,告诉你吧。” 
  洛显玩味的笑了笑,说:“嗬,他当然知道啦,这个事实就是他调查出来并且让我转告你们罗氏兄弟的。怎么样,清楚了不?” 
  罗凯和罗萨像两个傻子一样长长地答应了一声:“喔……明白了……” 
  大家都笑了,凌可儿也忍俊不禁。 
  在欢声笑语中,总算,到了! 
  “嗯,嗬,”洛显准备发表“环境分析演讲”了,罗萨愁眉苦脸的一把靠在旁边的石壁上,“据我分析,这里属于潮湿的山洞一类,地下似乎涌动着巨大的水源,墙壁——(罗萨很响的“呸”了一声)——墙壁由巨大的岩石构成,属于天然造成,石壁内是实心的,因此,我推断,魔塔的关卡是根据五行来排列的,比如前两关卡就是金,木,而且我刚才分析地下有涌动着的水源,那么这一关一定就是水的考验了。” 
  “呶,那么就是这个样子啦?”凌可儿重新振奋精神,兴奋的说道。 
  “据我来看,就是啦。”洛显调皮的说。 
  凌可儿脸上带着决心,大声说道:“向岩洞深处进发!” 
  “进发!”赛治“黑白”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,黑配白,两个境界,两个极端…… 
 黑被看作邪恶,魔幻里最恐怖的布景是黑,令人害怕的夜空是黑,尽管它有月亮的衬托,却永远除不去它带来的惧怕。黑甚至被认为是撒旦的变体,会带来灾难。 
 白则是另一个境界,就像黑夜之后是白昼。白是纯洁的,灵动的。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是美好的化身,会带来福音,洁白的天空给人以安详,白不会被任何杂质所玷污。白被视为圣洁,不可侵犯。白或许不会被黑的存在所影响,但,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,不是吗? 
 当魅惑的黑配上圣洁的白又会怎样呢?这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,这是另一种定义,只是,黑配白,会有结局吗?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序 
 又是一个笼罩着暗光的世界,黄昏已至。 
 一个美丽的天使悄悄来到人间,她扑闪着那对洁白如雪的羽翼,踮着脚尖,轻轻飞到一个许愿池边,坐下。那双澄澈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许愿池,长长的睫毛像羽扇一般扇动着,轻轻闭上,嘴巴微微张开。双手合一…… 
 “听上帝叔叔说,在人间有个许愿池,如果真心许愿,愿望就会实现,那,雪茜希望,馨灵的翅膀能快点好,行吗?如果可以,把我的翅膀跟她的换,我愿意。行吗?”几滴眼泪轻轻落下…… 
 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穿着黑衣的所罗门部下飞来,在一旁笑着看正在流泪的那个天使。 
 天使吓了一跳,张开眼睛,望向他。 
 他愣住了,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美丽、纯洁,好像不被尘世所玷污。在无数次的梦中,他也曾期望有那样的眼睛,但地狱的黑暗不会容许他有,他早就不配有这样的眼睛了吧。他苦笑了一声:“你好,我叫寒凌。”自己似乎连名字也那么冷呢。 
 “我叫雪茜,你好。”天使眨着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。 
 “这里很危险,会跌到水里的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他望着她的眼睛说。 
 “可我希望馨灵的翅膀快点愈合,她的翅膀折了……” 
 “我想如果许愿池能听见,馨灵的翅膀一定能愈合,你放心吧。” 
 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,要是让别人发现,我就完了,再见,寒凌。” 
 天使扑扇着翅膀,向天空飞去,那抹圣洁的白辉映着这只有几丝暗光的世界。 
 “再见了,雪茜……”他望着那在黄昏下远去的背影,轻轻说道,嘴角微微上扬…… 
 从此,在一个许愿池边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驻足…… 
 寒凌似乎迷上了那双澄澈的双眸…… 
 几星期后,馨灵的翅膀好了,雪茜决定再来看看那个穿着黑衣的人。 
 又是一个黄昏…… 
 一个美丽的天使飞落在许愿池边,寒凌等到了。 
 “寒凌,馨灵的翅膀好了呢,呵呵,许愿池真的管用……” 
 寒凌凝望着雪茜的眼睛,笑了笑,自己好像陷进了那美丽的眼睛里…… 
 黄昏下,两个背影相望着,一个是白,一个却是黑…… 
 “寒凌,我要走了,再见了。” 
 去的还是那么匆忙,寒凌点了点头,轻轻说:“再见。”以后,他或许还会等…… 
 后来,雪茜也总会来到那个许愿池边,和寒凌说上几句话。然后告别……这,似乎成了一个习惯……永远不会改变的习惯…… 
  
 直到一天,雪茜被上帝叔叔叫了去,雪茜飞到上帝前,问:“上帝叔叔,找我来有事吗?” 
 上帝严肃地说:“雪茜,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到一个许愿池边?” 
 雪茜惊了,难道被人发现了?“是。” 
 “雪茜啊,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去人间是要受罚的?你去了也就算了,怎么可以去见那个叫寒凌的人呢?他是所罗门的部下啊,要知道,我们和所罗门一项是对立的,你怎么能……” 
 “雪茜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上帝叔叔。” 
 “雪茜,你认为说对不起就行了吗?我决定了,你以后永远也不能到人间去,知道吗?” 
 “可……”雪茜苦苦哀求,她不能,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习惯。 
 “没有不行,你必须服从,雪茜,我这是为你好,一旦你们两个……无论怎样,你都要听我的话。”上帝的声音不容置疑,雪茜惊了,难道真有这么严重吗?上帝叔叔不是会容易生气的人,今天怎么……但,那个习惯,就真的要这样结束了么? 
 雪茜望着上帝挥袖而去的背影,绝望了…… 
 寒凌,我们要分别了,对不起…… 
 为什么?心在痛…… 
  
 寒凌依旧每天在等,等待那双明亮的眼睛,但他终究没等到,似乎就这样结束了……但他还会等下去,这不知何时已成了一个习惯。 
  
 雪茜在天上,却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快乐了,自己好像永远不会忘记寒凌,永远不会忘记那抹黑,几时恋起了黑色? 
 馨灵看着雪茜,她不再是那个每天吵着叫他去玩的雪茜了,雪茜这是怎么了? 
 一天,馨灵轻轻飞到雪茜身边,问:“茜儿,你怎么了?” 
 “馨灵,我,我想去人间,行吗?我求你了……” 
 “可是,雪茜,你不能去啊。” 
 “馨灵,算了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雪茜又开始望着远处,寒凌会哪呢? 
 “雪茜,你别伤心,如果这样你会高兴,我答应你,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的。”馨灵看着雪茜。 
 “真的吗?可,馨灵,这样会连累你的。” 
 “雪茜,没关系,我会没事的。”馨灵安慰道,顶多就是我代替你受罚罢了,馨灵在心中说道,她和雪茜从小就是好朋友,雪茜也帮了她不少忙呢,现在牺牲一下又怎样。 
 馨灵让雪茜悄悄潜到人间,自己则化装成雪茜…… 
 寒凌还在那等,雪茜来到他身旁:“寒凌,我来了。” 
 寒凌猛然回头,不禁莞尔,他还是等到了:“恩,雪茜你还是来了。呵呵。” 
 又是黄昏,光芒却因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更加闪亮了。 
 “雪茜,你在干什么?我不是说过你不能下来吗?”上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 
 雪茜一惊,嗫嚅道:“我,我,上帝叔叔,这,这和馨,馨灵没有关系,你别怪她……” 
 “哼,对这件事,馨灵也有责任,所以她也逃脱不了干系,现在,我看你和寒凌是不听劝了,这样下去,对你不好,我命令你把他杀了。” 
 “为什么?!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不能杀了他。”天使可以杀人吗?不能…… 
 “你怎么可以违抗我,再说一遍,你把他杀了,如果你杀不了,我代替你……” 
 雪茜还没反应过来,一抹黑已倒在她脚边……她愣住了,心好像碎了……永远无法拼回…… 
 寒凌死了,死前,他忆起了那片圣洁的白色,那么美,自己似乎喜欢上了白色……只是,永远也见不到了……就是所罗门的部下也还是会死啊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愿不再是地狱的魔,而是一个拥有一双澄澈眼睛的凡人,至少,不会有这样的结局……雪茜,别了……朦胧中,他感到几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心痛了起来,雪茜,别哭…… 
 雪茜看着寒凌就这样死了,黄昏的朝霞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痛,自己这是怎么了?如果可以,她希望随他去了…… 
 黄昏,永远不会有结局……泪,为什么还在流…… 
 黑和白,也永远不会有结局吗……

我失败的原因很简单:一是平时没有积极练习,临时抱佛脚,殊不知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有付出才有回报。二是遇到问题时爱面子,不好意思请教同学,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”做任何事情都要虚心请教。我想,失败是成功之母,从现在开始改正或许还来得及,为了重塑形象,我积极地参加了校运动会。

赛治“紫霞,放学后留下来出板报,你文字我插图!”小西白白的脸在小羽面前晃。 
  小雨讨厌小西。讨厌小西命令似的口吻。初一(3)班,小西是中心人物,收发作业、擦黑板、出板报……样样少不了他。半月一期的黑板报,他想和谁合作就叫谁。小西身兼数职:班长、数学课代表、劳动委员。 
  “能者多劳嘛……”同桌紫霞有一次‘心疼’的为小西叫屈时,小羽不以为然,扔下半句话解气—-没来由的,小雨排斥小西。 
  班里,小羽成绩不尴不尬徘徊在十一、二名;
个子小小,永远坐不了第二排;
性格内向,上课老师一提问就脸红;
下课趴在桌子上睡大觉,偶尔和紫霞说几句悄悄话……总之,平淡、沉闷、不出挑,是个放在人群里可以轻而易举就被淹没的人。不像小西,走哪哪就是一段华彩乐章。灿烂、活跃、自信。还爱扎在人堆里打成一片——尤其是和成绩好、又漂亮的女生。 
  紫霞就成绩好又漂亮。 
  小西白白的、阳光一样的笑脸总在紫霞身边晃。 
  “紫霞,帮我把作业本发了。” 
  “紫霞,放学有空吗?和我一道出黑板报。” 
  “紫霞”、“紫霞”……小羽听不得小西在她面前一遍遍的叫紫霞。紫霞那里觉察,欢快的应着,小鸟一样飞在小西左右。 
  小羽和紫霞同住父亲单位。小羽和紫霞的父亲在一个单位上班,单位离学校不远。两个父亲一合计,就让女儿住进了“丽人公寓”——搬来的第一天,紫霞兴奋地大呼小叫:“哇塞,这么漂亮的房子,就我们俩住,丽人公寓的待遇嘛!” 
  紫霞和小羽,一个灿烂,一个隐约。一个浑身冒着松木刨花味,热情、芬芳;
一个似开小朵紫花的薰衣草,娇羞、敏感—-连清香都是若有若无的。性格反差如此强烈,去顺理成章成了好朋友。两个人同进同出,形影不离。下午一人有事,另一人就理所当然得等。 
  通常是小羽等紫霞。紫霞被小西叫去写板报的时候,小羽就伏在走廊栏杆上发呆。校园空旷。老榆树寂寥。夕阳一副醉态。谁家窗口传来陈升的歌—— 
   住在窗台上的薄荷草 
   它在醒来的时候迎着光 
   如果会说话 
   我想它会说 
   啊,这样的天气 
   只能思念人…… 
   
  小羽眼神迷离。炊烟和着雾气袅袅上升。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草木灰味。小雨喜欢夏日黄昏初始的黑暗。它使四周精致模糊着,剩下一些简单的勾勒。夕阳将落未落,夕阳被抹的东一团,西一缕。晚风如清凉的水,一波波涌来。白天的紧张、烦躁渐次远去,心温柔湿润起来。 
  小西就在这时走近了小羽。刚洗过的手,修长白净。小西甩甩手说:“小羽好有诗意哦,在看夕阳呢。”小羽被小西拉回现实,不置可否的牵了牵嘴。“有不开心的事?”小西帅帅的靠在栏杆上,温柔的问小羽,“看你忧伤的样子。”小羽心柔软的‘咯噔’一下,表情却是恼怒的——“有什么不开心?看夕阳就不开心?”接过小羽的冷意,小西嘿嘿一笑,吹起悠长口哨,消失在走廊尽头。 
  走廊尽头,传来陈升的歌…… 
  紫霞磨磨蹭蹭,提着小瓶洗手液从卫生间出来,左顾右看:“小西走啦?”小羽点点头。“这家伙溜得可真快!”紫霞气鼓鼓的,声势很大的整理散落一桌的书本、角尺、粉笔。“都饿昏了,走,小羽,吃麦当劳,我请客!”

赛治:吓破胆_吓破胆作文300字

我是一个高三学生,即将毕业了。其他同学都在家里埋头苦读,赶夜车,希望能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记住所学的全部知识,争取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,光宗耀祖。而我,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荡,周围人对我指指点点:“快到高考了还不努力,不务正业。”我苦笑了一下,我何尝没努力过呢?只是我再努力也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我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:既不是受老师青睐的优生,也不是经常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的不爱学习的同学;
我既没有智慧的大脑,也没有强壮的肌肉;
我既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,也没有惨不忍睹的脸庞。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来说,我就是电视剧中的路人甲,只能匆匆的路过镜头,给男女主角做个陪衬,甚至连陪衬都算不上。唯一的朋友小A曾对我说:“小叶,你要考上大学,只能靠奇迹了。”奇迹?就我这平凡的人?我早已对它失望了。 
  一个转角,我手插着包,低着头,无精打采,黑眼圈在眼镜的遮挡下不那么明显了。刚走到拐角处时,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迎面走来,差点把我撞个四脚朝天。 
  “没看见前面有人啊。”我愤恨不平的嘀咕道。 
  “小姑娘,你是在说我走路时没看见你吗?” 
  一把年纪了听力还这么好,戴了助听器吧。“我是上帝,我是来巡查人间的。”他很真诚地说,“人类的抱怨太多了。”我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没想到这老头的想象还挺丰富的嘛!他要是上帝我就是圣母玛利亚! 
  “无知的人类女孩,让你见证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神迹吧!”老头有些发怒了,他手一挥,天空的鸟停止了飞翔,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顿时停了下来,人们的表情定格在前一秒。我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。“怎样?还敢再藐视神吗?”一个遥远的仿佛从天际传来的声音说。我语无伦次:“不,我……我我,不敢了。”“这就对了,看来你还会知错就改,这次就饶了你,不准再有下次。”上帝得意洋洋地说。我长吁了一口气,唉,终于逃过了一劫,估计下次的运气没那么好了吧。想到这里,我又开始无精打采起来。 
  “叶亦,你相信奇迹会出现吗?”上帝仿佛能看穿我的心声,问道。 
  “奇迹不是掌握在你手中吗,你想给谁就给谁。诶,上帝爷爷,给我一点奇迹吧。”我恳求道 
  “不行。”我就知道,像我这样平凡的路人甲,上帝是不会赐给我奇迹的。也许回家可以对家人说,我遇见了上帝,还看见了神迹。可那只会被当成神经病关进医院。 
  重新把手插在包里,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,准备继续过我那平庸的生活,也许再勤奋用功点就能进三流大学了吧。刚要起步时,上帝在我后面说了一句让我终身难忘的话:“我没有奇迹,只因为,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我创造的奇迹。” 
  我惊讶的回过头,却发现那人影早已消失在天际中,只在脑中留下一句回音:“你们就是奇迹,奇迹就是你们!” 
  两个月后,当我拖着行李,站在北京大学校门口,准备开始一段新的求学之路时,不禁感概万千:“是啊,我们人类本身就是上帝创造的奇迹,可古往今来,又有几人能明白呢?”赛治“黑白”这本身就是一个经典,黑配白,两个境界,两个极端…… 
 黑被看作邪恶,魔幻里最恐怖的布景是黑,令人害怕的夜空是黑,尽管它有月亮的衬托,却永远除不去它带来的惧怕。黑甚至被认为是撒旦的变体,会带来灾难。 
 白则是另一个境界,就像黑夜之后是白昼。白是纯洁的,灵动的。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是美好的化身,会带来福音,洁白的天空给人以安详,白不会被任何杂质所玷污。白被视为圣洁,不可侵犯。白或许不会被黑的存在所影响,但,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,不是吗? 
 当魅惑的黑配上圣洁的白又会怎样呢?这你也许永远也想不到,这是另一种定义,只是,黑配白,会有结局吗?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序 
 又是一个笼罩着暗光的世界,黄昏已至。 
 一个美丽的天使悄悄来到人间,她扑闪着那对洁白如雪的羽翼,踮着脚尖,轻轻飞到一个许愿池边,坐下。那双澄澈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许愿池,长长的睫毛像羽扇一般扇动着,轻轻闭上,嘴巴微微张开。双手合一…… 
 “听上帝叔叔说,在人间有个许愿池,如果真心许愿,愿望就会实现,那,雪茜希望,馨灵的翅膀能快点好,行吗?如果可以,把我的翅膀跟她的换,我愿意。行吗?”几滴眼泪轻轻落下…… 
 “你在干什么?”一个穿着黑衣的所罗门部下飞来,在一旁笑着看正在流泪的那个天使。 
 天使吓了一跳,张开眼睛,望向他。 
 他愣住了,她的眼睛怎么会那么美丽、纯洁,好像不被尘世所玷污。在无数次的梦中,他也曾期望有那样的眼睛,但地狱的黑暗不会容许他有,他早就不配有这样的眼睛了吧。他苦笑了一声:“你好,我叫寒凌。”自己似乎连名字也那么冷呢。 
 “我叫雪茜,你好。”天使眨着那双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。 
 “这里很危险,会跌到水里的,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他望着她的眼睛说。 
 “可我希望馨灵的翅膀快点愈合,她的翅膀折了……” 
 “我想如果许愿池能听见,馨灵的翅膀一定能愈合,你放心吧。” 
 “谢谢,那我先回去了,要是让别人发现,我就完了,再见,寒凌。” 
 天使扑扇着翅膀,向天空飞去,那抹圣洁的白辉映着这只有几丝暗光的世界。 
 “再见了,雪茜……”他望着那在黄昏下远去的背影,轻轻说道,嘴角微微上扬…… 
 从此,在一个许愿池边总会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驻足…… 
 寒凌似乎迷上了那双澄澈的双眸…… 
 几星期后,馨灵的翅膀好了,雪茜决定再来看看那个穿着黑衣的人。 
 又是一个黄昏…… 
 一个美丽的天使飞落在许愿池边,寒凌等到了。 
 “寒凌,馨灵的翅膀好了呢,呵呵,许愿池真的管用……” 
 寒凌凝望着雪茜的眼睛,笑了笑,自己好像陷进了那美丽的眼睛里…… 
 黄昏下,两个背影相望着,一个是白,一个却是黑…… 
 “寒凌,我要走了,再见了。” 
 去的还是那么匆忙,寒凌点了点头,轻轻说:“再见。”以后,他或许还会等…… 
 后来,雪茜也总会来到那个许愿池边,和寒凌说上几句话。然后告别……这,似乎成了一个习惯……永远不会改变的习惯…… 
  
 直到一天,雪茜被上帝叔叔叫了去,雪茜飞到上帝前,问:“上帝叔叔,找我来有事吗?” 
 上帝严肃地说:“雪茜,你是不是每天都会到一个许愿池边?” 
 雪茜惊了,难道被人发现了?“是。” 
 “雪茜啊,你难道不知道擅自去人间是要受罚的?你去了也就算了,怎么可以去见那个叫寒凌的人呢?他是所罗门的部下啊,要知道,我们和所罗门一项是对立的,你怎么能……” 
 “雪茜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上帝叔叔。” 
 “雪茜,你认为说对不起就行了吗?我决定了,你以后永远也不能到人间去,知道吗?” 
 “可……”雪茜苦苦哀求,她不能,也不可能放弃那个习惯。 
 “没有不行,你必须服从,雪茜,我这是为你好,一旦你们两个……无论怎样,你都要听我的话。”上帝的声音不容置疑,雪茜惊了,难道真有这么严重吗?上帝叔叔不是会容易生气的人,今天怎么……但,那个习惯,就真的要这样结束了么? 
 雪茜望着上帝挥袖而去的背影,绝望了…… 
 寒凌,我们要分别了,对不起…… 
 为什么?心在痛…… 
  
 寒凌依旧每天在等,等待那双明亮的眼睛,但他终究没等到,似乎就这样结束了……但他还会等下去,这不知何时已成了一个习惯。 
  
 雪茜在天上,却早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快乐了,自己好像永远不会忘记寒凌,永远不会忘记那抹黑,几时恋起了黑色? 
 馨灵看着雪茜,她不再是那个每天吵着叫他去玩的雪茜了,雪茜这是怎么了? 
 一天,馨灵轻轻飞到雪茜身边,问:“茜儿,你怎么了?” 
 “馨灵,我,我想去人间,行吗?我求你了……” 
 “可是,雪茜,你不能去啊。” 
 “馨灵,算了,我不想连累你……”雪茜又开始望着远处,寒凌会哪呢? 
 “雪茜,你别伤心,如果这样你会高兴,我答应你,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的。”馨灵看着雪茜。 
 “真的吗?可,馨灵,这样会连累你的。” 
 “雪茜,没关系,我会没事的。”馨灵安慰道,顶多就是我代替你受罚罢了,馨灵在心中说道,她和雪茜从小就是好朋友,雪茜也帮了她不少忙呢,现在牺牲一下又怎样。 
 馨灵让雪茜悄悄潜到人间,自己则化装成雪茜…… 
 寒凌还在那等,雪茜来到他身旁:“寒凌,我来了。” 
 寒凌猛然回头,不禁莞尔,他还是等到了:“恩,雪茜你还是来了。呵呵。” 
 又是黄昏,光芒却因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更加闪亮了。 
 “雪茜,你在干什么?我不是说过你不能下来吗?”上帝的声音打破了寂静。 
 雪茜一惊,嗫嚅道:“我,我,上帝叔叔,这,这和馨,馨灵没有关系,你别怪她……” 
 “哼,对这件事,馨灵也有责任,所以她也逃脱不了干系,现在,我看你和寒凌是不听劝了,这样下去,对你不好,我命令你把他杀了。” 
 “为什么?!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不能杀了他。”天使可以杀人吗?不能…… 
 “你怎么可以违抗我,再说一遍,你把他杀了,如果你杀不了,我代替你……” 
 雪茜还没反应过来,一抹黑已倒在她脚边……她愣住了,心好像碎了……永远无法拼回…… 
 寒凌死了,死前,他忆起了那片圣洁的白色,那么美,自己似乎喜欢上了白色……只是,永远也见不到了……就是所罗门的部下也还是会死啊,如果可以选择,他宁愿不再是地狱的魔,而是一个拥有一双澄澈眼睛的凡人,至少,不会有这样的结局……雪茜,别了……朦胧中,他感到几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心痛了起来,雪茜,别哭…… 
 雪茜看着寒凌就这样死了,黄昏的朝霞掩盖不了她内心的伤痛,自己这是怎么了?如果可以,她希望随他去了…… 
 黄昏,永远不会有结局……泪,为什么还在流…… 
 黑和白,也永远不会有结局吗……

赛治:在阅读欣赏中培养综合能力

酸酸的母爱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数学作文500字 感悟数学作文500字,失去真爱的痛苦(记事篇),小伙伴作文400字 我的小伙伴作文300字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